电视成了搜集隐私给你投广告的工具 它们怎么做的?

2018-07-10 14:29 来源: 好奇心日报 
电视   隐私安全   广告  

  由于人们越来越重视在线数据和用户隐私,Facebook 等科技巨头以及智能手机设备成了人们的重点关注对象。但实际上,越来越多的数据正通过电视泄露出去——尽管这事就发生在人们的客厅里,他们并不知情。

  近几年,数据公司运用新技术,得以即时辨别人们在联网电视上收看什么节目,然后利用这些信息有针对性地往人们家中的其他设备推送广告。营销人员已经争先恐后地采用了这些手段,因为他们的目标永远是将商品放在最可能购买的人面前。不过,这类数据公司同样面临监督,监管机构和隐私权倡议人士会审查他们对用户的透明度。

  Samba TV是一家靠跟踪观众信息,来提供个性化节目推荐的大型公司。据该公司透露,它在美国通过1350万台智能电视收集观看数据。目前,它已经融到了四千万美元的资金,投资人包括时代华纳、有限电视运营商Liberty Global以及亿万富翁马克·库班(Mark Cuban)。

  Samba TV已经和大约12家电视品牌达成了合作协议——包括索尼、夏普、TCL 和飞利浦——获准在某些电视机中植入它家的软件。人们在设置电视时,会弹出一个画面敦促他们启用一项名为 Samba Interactive TV 的服务,称它“通过巧妙地辨别荧幕上的内容”为用户推荐节目并提供特价优惠。问题在于,画面中虽有激活按钮,却并未详细说明 Samba TV 到底需要收集多少信息,才会给出推荐。

  Samba TV拒绝提供最新的统计数据。不过,公司的一位高管曾在 2016 年年末表示,超过 90% 的用户会选择启用该服务。

  一旦启用服务,Samba TV几乎能实时跟踪用户电视上出现的所有事物。它的本质是读取像素,从而辨别网络节目和广告,以及Netflix和HBO的电视剧,连电子游戏都可识别。鉴于用户收看的是保守派还是自由派的媒体,以及观看的是哪个政党的总统大选辩论,Samba TV 甚至让广告商能够定向投放广告。

  对于广告商(过去曾包括花旗银行和捷蓝航空[JetBlue],现在是 Expedia)来说,Samba TV 的一大吸引力在于,它还可以辨别出用户家中的其他设备——只要那设备和电视连接的是同一网络。

  Samba TV声称,它严格遵守着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所制定的隐私指南,并不会直接出售数据。在他们自家或者竞争对手的电视广告播放完之后,广告商可付钱给该公司,让广告直接推送至用户家中的其他设备。广告商还可在自家的网站上添加一个来自 Samba TV 的后缀,方便他们判断人们是否是在观看他们的广告之后访问网站的。

  一家没有多少知名度的公司正在跟踪你的行为,并在对你的行为表现进行划分后进行广告投放——如果你觉得这听上去很像因特网,那你算是抓住了重点。问题在于,消费者一般不会把所谓的傻瓜盒(即电视机)视为万事通。

 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前政策主任、倡导团体美国消费者联合会(Consumers Union)消费者隐私与技术政策部主任贾斯汀·布鲁克曼(Justin Brookman)说道:“人们往往凭直觉认定,电视机制造商或者电视机制造商所植入的软件不会这么做。我希望这些公司能做得更好——向消费者澄清这一点,并解释一下它们的价值主张。”

Samba Interactive TV 服务的启用画面,它会在用户设置智能电视时出现。若想查看服务条款(至少 6500 个单词)和隐私政策(4000 多个单词),他们需要通过点击才能跳转至另一个画面。

  Samba Interactive TV 服务的启用画面,它会在用户设置智能电视时出现。若想查看服务条款(至少 6500 个单词)和隐私政策(4000 多个单词),他们需要通过点击才能跳转至另一个画面。  根据IHS Markit发布的数据显示,截至2017年底,美国大约有 45% 的电视用户至少拥有一台智能电视。Samba TV的总部位于旧金山,拥有大约250名雇员,它的竞争对手包括为消费电子产品生产商Vizio分析数据的 Inscape 和一家名为 Alphonso 的初创公司。

  生意是残酷的。Samba 曾起诉 Alphonso 侵犯专利。去年,Vizio 在未经过数百万智能电视机主的同意、甚至是毫不知情的情况下,收集并出售了他们的观看数据。对此,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和新泽西州政府向其提出索赔,Vizio 为此支付了 2200 万美元。去年 12 月,《纽约时报》报道显示,Alphonso 公司利用游戏应用访问智能手机的话筒,以此监听电视广告和节目的音频信号。

  Samba TV 的发言人比尔·达迪(Bill Daddi)称,服务条文写得很清楚。他补充道:“每个版本都清楚地表明,我们会利用科技来辨别荧幕上的内容,从而为消费者、Samba、Samba 的合作伙伴和广告商谋取利益。”

  不过,伦敦的软件工程师戴维·基钦(David Kitchen)表示,在索尼 Bravia 电视机的一次软件升级期间,他偶然看到了 Samba TV 的启用画面。在了解它的工作原理后,他感到非常震惊。

  启用页面的文字如此写道:“和您最喜爱的节目进行互动。基于您喜欢的内容,向您推荐节目。连接您的设备,以向您提供独家内容和特价优惠。Samba Interactive TV 通过巧妙地辨别荧幕上的内容,让您能以一种全新的方式与电视进行交流。”

  正是这段话让基钦开始研究Samba TV的数据收集情况,并在网上对它的这些做法表示担忧。

  启用画面写明,启用该服务即意味着消费者同意Samba TV的服务条款和隐私政策。但是,除非消费者去网上了解或者通过点击进入另一个画面,他们无法查看那些条款和政策。该服务的隐私政策(对软件收集信息有更为详细的说明)含有至少 4000 个单词,而服务条款的单词更是超过 6500 个。

戴维·基钦(中)说:“你开启的其实是对电视无时无刻的监测。”他是伦敦的一名软件工程师,在电视上偶然看到 Samba TV 的启用画面后,他开始研究它的数据收集情况。

  戴维·基钦(中)说:“你开启的其实是对电视无时无刻的监测。”他是伦敦的一名软件工程师,在电视上偶然看到 Samba TV 的启用画面后,他开始研究它的数据收集情况。  “真正让我感到震惊的是,开启一个看着很蠢的小功能竟然如此大费周折,”基钦说,“表面看来,你启用了一项与‘发现、推荐’相关的服务,但你实际开启的是对电视无时无刻的监测。”

  Samba TV 首席执行官阿什文·纳文(Ashwin Navin)表示,在提及“特价优惠”时,公司清楚地表明收集到的数据会用于广告用途。此外,启用画面所使用的语言要遵循“简单明了”的规定。

  “我们很坦率地解释了软件的功能——这在阐述推荐和特价优惠的画面上都有写到,”纳文说道,“为了让消费者掌控数据,让他们知道我们把数据用于何种用途,我们已经考虑地非常周到了。”

  数据民主中心(Center for Digital Democracy)的执行主任杰弗里·切斯特(Jeffrey Chester)表示,很少有人会在设置新的电视时,兴致勃勃地研读其中的细则。

  他表示,注意事项中还应该描述一下 Samba TV 的“设备投射”。因为根据其网站上的一份文件,它还会将电视内容与移动设备匹配起来。由此,无论用户是“在办公室,在餐车面前排队,还是在旅行路上”,该公司都可对他们进行跟踪。

  美国消费者联合会的布鲁克在仔细审阅过启用画面后表示,启用服务后的代价并未清楚地向消费者写明。他说:“也许有观众觉得这一互动特性太过美妙,因此并不介意那家公司记录他们观看的所有东西。但我觉得,这里写的并不清楚。”

  出现在 Samba TV 的某些营销资料中的花旗银行和捷蓝航空表示,它们在 2016 年就已停止和该公司的合作(在此之前,它们还曾公开认可其效果)。捷蓝航空在一篇新闻报道中称赞道,在线广告和电视广告实现同步之后,网站访问量有所增加。花旗银行的营销总监克里斯汀·迪兰德罗(Christine DiLandro)则在 2015 年底和纳文一同参加了一次行业活动。在这一活动的视频中,迪兰德罗形容称,公司的电视广告播出后,再通过数字广告来锁定目标人群的能力“有点神奇”。

  《纽约时报》的网站允许广告商使用 Samba 公司提供的数据,以此来追踪收看广告的人是否会访问网站。不过,《纽约时报》发言人艾琳·墨菲(Eileen Murphy)表示,公司这么做“只是为方便客户”,并不是认可 Samba TV 所采取的技术。

  而对于电视机厂商来说,像 Samba TV 这样的公司实属福音,因为单靠售卖电视机实在是利润微薄。Samba TV 要付钱给索尼等公司,才能在电视机中植入它家的软件。Samba TV 表示“我们的商业模式确实补贴了一小部分的电视硬件”,但拒绝透露更多信息。

  就观看数据而言,有线电视公司一向受到更为严格的管制,而 Smart TV 这一类的公司则不受这些约束。乔纳森·梅耶(Jonathan Mayer)认为,这助长了“用怪诞手法弄清某人在看什么节目的行为”。乔纳森是普林斯顿大学计算机科学与公共事务的助教,曾担任美国联邦通信委员会的技术顾问。

  智能电视公司受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监管,梅耶称,这就意味着“只要你不欺骗消费者,就算你让消费者很难做出选择,或者根本不给消费者提供任何选择,你就可能不会遇到太多法律麻烦”。

  达迪表示,贸易委员会已经将 Samba TV 视为“数据保密和选择启用政策的典范”,他指的是Samba TV参加了贸易委员会在2016年年末举办的智能电视研讨会。不过,该委员会的一名女发言人称,他们邀请了很多嘉宾参加盛会,而“获邀参加联邦贸易委员会所举办的盛会,并不代表委员会认可那家公司或者机构。”她还补充说,委员会并不“认可或者为公司的做法背书”。

  达迪补充道:“有几百万的观众明确选择启用我们的服务,而且一用就是好多年。所以我们完全可以说,消费者对Samba的满意度要远远超过它给人带来的不适感。”

  大体上看,一些人的担心在于,电视行业通过互联网广告生态系统,利用和分享人们在收看何种节目的信息的能力变得越来越强了。

  “我觉得大家已经厌倦了在网上看到定向广告的体验,”布鲁克曼说,“我想他们也不太想在电视上看到它们。”

  翻译:熊猫译社 彭喻俞

您看到此篇文章的
感 受是....


  • 支持

  • 无奈

  • 枪稿

  • 震惊

  • 有用

2000亿关税极限施压,特朗普政府太嚣张!

2000亿关税极限施压,特朗普政府太嚣张!

倒行逆施,特朗普政府又动手了!9月17日,美国总统...[详细]